据“山西发布”9月17日消息,山西省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动员部署大会于9月16日在太原召开。会上,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骆惠宁指出,“这是一次为全国探路示范的引领性改革,是一次破解深层次矛盾的关键性改革,是一次贯通各领域的全局性改革。”

此消息一出,市场立刻把关注的目光重新投回近年来被寄予厚望的山西省国资国企改革上。自2014年6月印发《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实施意见》以来,山西的国改项目已步入第5个年头,但从目前实际情况,似乎实际动作并不如预期那么大,山西板块上市公司,尤其是煤炭企业并没有为市场所追捧。

一个重要表现是,虽然今年来,个别山西板块的煤炭企业拟布局非煤领域,吸引到部分资金追逐外,但整体山西板块并未能跑赢大盘。

多家煤企拟布局新能源领域

今年以来,有部分山西省上市煤炭企业表示拟布局光伏、氢能源等新能源领域。在光伏领域,以山煤国际(600546.SH)为例,该公司7月26日发布公告称,与钧石能源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共同建设总规模10GW的异质结电池生产线项目,该项目是目前全球最大HIT生产线。

高效异质结太阳能电池被认为是光伏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是高转换效率硅基太阳电池的热点方向之一,且行业普遍预计,在未来数年内,通过硅片薄片化、降低银浆用量或推动国产化、提高单机生产设备产能等方式,异质结技术生产成本有望降低一半。

有业内专家向第一财经表示,“以当前异质结电池的技术、生产工艺、制造成本潜力等综合来看,未来五年的热点技术就是异质结,占据异质结的先机意味着其非常有机会成为光伏产业链电池段的下一个龙头。”

事实上,这一技术获得国内不少光伏企业的追捧,如作为单晶巨头的隆基股份(601012.SH)、正泰电器(601877.SH)、通威股份(600438.SH)均表示,已开展产能扩张计划。

但反观山煤国际,在发布公告之后,股价虽然有一波快速上涨,但公司方面再未发布有关此项目进展的任何消息,其股价也随之出现比较大幅度回调。

相比较山西传统煤企在向光伏新能源领域转型时的踌蹴,在氢能源领域的动作相对多一些,但实际效果也需要时间检验。

阳煤化工(600691.SH)此前公告称,拟在河北建设煤炭清洁项目力争成为华北最大的氢气供应商,并于6月1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沧州正元化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沧州正元”)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变更为“河北正元氢能科技有限公司”。

6月18日,山西潞安阿斯本氢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阿斯本”)正式揭牌,这意味潞安环能(601699.SH)的母公司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潞安集团”)在氢燃料电池产业上获得进展。

为何遭市场资金冷遇?

Wind数据显示,近一个月以来,同期的上证综指及深证成指涨幅分别为5.7%、7.9%,而十几家的山西传统优势企业的股价平均涨幅仅2.38%。既然前有众传统煤企“表态”将转型,后有“官宣”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那为何山西板块上市公司煤企并未受到资本青睐呢?

一位投资业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称,其一直都非常关注山西板块上的煤企转型动作,“尤其是今年以来,山西几家传统煤炭企业曾表现出非常强烈地布局非煤的意愿和计划,比如异质结光伏技术、氢能等,我们都认为,这些都是新一代技术风口,前景广阔。但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市场并没有看到上市公司有更多的、具体的动作,似乎也只是停留在‘意愿’阶段,那么前阶段好不容易聚拢的人气,也就会散了。”

机会仍在

一个颇为让第一财经感到有趣的现象是,当记者就“山西能源革命”话题想采访多家券商行业分析师时,他们恰恰都在解读和分析“山西发布”上刊登的省委书记骆惠宁的讲话稿。

“这个是必要要看的。从这个讲话内容来看,山西省高层对该省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使命感和紧迫感的认识,是非常到位的。”一位行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说,“例如,提出了要‘深入推进煤炭开采利用方式变革’、要‘深入推进非常规天然气勘采用变革’、要‘深入推进新能源可持续发展模式变革’等,应该来说,都是非常在点子上的。这些都应该是能触及到‘山西能源革命’本质的。”

骆惠宁在发言中指出,“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山西决不能错失历史性机遇,要在新时代坐标上驶出能源革命的加速度。”

上述分析人士称,“如真能按照会议上提出的‘要推动能源领域国有企业以煤为基,扬长弃短,向前瞻性、战略性产业集中,向产业链价值链中高端集中’的思路来做的话,相信山西的传统煤企上市公司会迎来一波机会,尤其是那些已经有计划布局新领域的上市公司,更应加快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