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不能断,药不能停。”这就是生物医药行业的现实生态。一方面估值出现虚高,更大的问题是赛道拥挤。以PD1为例,国内正在实行临床实验的企业百余家,已有不少中途失败撤出。对创投公司而言,如何在拥挤的赛道中选对跑道显得尤其关键。

联想之星合伙人陆刚在2019全球创投峰会-生物医药论坛上表示,要选择还没有热起来的赛道,而站在当下的时点看未来的有什么赛道基于几大判断。在生物技术领域,尤其是对创新药的投资热潮正处于高点,不管是对早期创新药还是已经IPO的创新药公司都是高点。“今天的高点只是一个山丘,未来中国创新药赛道的高点可能是一个喜马拉雅,中间会有调整,但是前途无疑是光明的,因为中国整个市场体量在这。”陆刚称。

陆刚表示,虽然依旧会布局与生物制药和基因技术相关的领域,但是策略的重点已经发生比较大的变化。首先,是会根据中国市场能够提供的机会布局,尤其是与未满足的临床痛点相关的机会,包括在一些罕见病上布局。第二,是在与技术的前沿发展有关的赛道中布局。

“很多技术可能尚处在刚从科研院所出来的阶段,但是我们判断整个周期里面,创新药成长的周期节奏会越来越短。”陆刚进一步称,美国基因治疗的公司在三到四年左右的时间就能上市,但在中国需要更长的时间。现今,科创板已开,深交所也在进行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的改革对于未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会有更加开放的态度,因此对投资科技前沿的企业也更有信心。

磐霖资本合伙人唐爱民认为,生物技术是医疗发展的重要基础。从细分领域来看,看好基因治疗未来的前景,重点布局肿瘤、心血管相关的技术公司和平台。 “我们看重有技术平台的,创新性比较强,团队又是有丰富的药物临床研发和推进经验的企业,也同时推进他们给中国市场提供更好的创新药,以及未被满足的重大疾病(治疗的)需要。”

科华银赛总经理岳蓉坦言,在生物医药领域,不论是化学药还是植物药上,我国的研发水平和制造水平都远远落后于西方的。相较而言,生物技术上则还有机会,所以科华银赛在生物技术的研发、制造和医疗服务方面做了布局。

谈到选投企业的内部风控,盛宇投资管理合伙人沈琴总结了,是不是正确的人在做正确的事,实际比较难判断。所谓正确的人,并非指必须拥有“豪华”的生物科技或生物制药背景或出身。相反,沈琴认为这样的人往往愿意把企业做起来的概率小,因为是都有退路的人。

无独有偶,岳蓉称,未来会在细胞工程、蛋白质、酶工程上下功夫。而定好方向后,挑的就是团队。“目前来看即使看好了赛道,一些被投公司没有合适的团队也是不行的,要看该团队在国际上所处的技术水平。

建信资本合伙人孙启明在加入资本行列前做了十年的医药研发,手下的团队也大多是医药出身。在他看来,早期投资就是“小马过河”,要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上下手。他认为,现在的行业越来越专业化,投资人在项目中有选择权和定价权,同时还要给企业赋能。

“想要所投的企业在手里比其他人投更有价值,就必须越做越窄,专注于一个小的领域,一个小的赛道。”孙启明表示,在有些项目中的某一个方向,甚至要做到比创始人更熟悉,才能提供足够的帮助。